返回目录
《风云初记》
【发布日期:2016-12-07 14:35:12】【浏览次数:596】

《风云初记》,孙犁著长篇小说,从“七七事变”展开故事,表现了抗日战争初期,共产党在滹沱河两岸组织人民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的曲折历程,反映了冀中劳动人民的觉醒进步和澎湃高涨的战斗热情。作品用饱含诗意的笔触,塑造了许多人物,特别是在抗日风暴中飞跃成长的农村妇女和人民战士。

内容简介:

在冀中平原,紧靠滹沱河南岸,有一个村庄叫五龙堂。1927年,这里曾发生了一次农民暴动。主持这次暴动的是高四海和他十八岁的儿子高庆山。可是暴动失败了,高庆山还负了伤,被迫和一起参加暴动的中学生高翔,离开了故乡。

1937年秋天,日本鬼子侵占了华北。正在人民水深火热的当头,高翔、高庆山接受了党的使命,回到一别十年的家乡,动员群众,组织工、农、青、妇抗日救国会;整编了杂色部队,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

在这一段艰苦的斗争中,高庆山和高翔执行了党的任务和政策,在人民的积极支援下,终于粉碎了敌人的阴谋,击退了日本鬼子的进攻,保卫了自己的家乡。

日本入侵

1937年春夏两季,冀中平原遭遇旱灾,日本侵略我国华北的消息传到子午镇和五龙堂,激起人民的抗日热情。子午镇吴家有两个女儿,大的叫秋分,小的叫春儿。秋分嫁给五龙堂的高庆山,他是10年前这里所发生的一次农民暴动的领袖,暴动失败后,他音信皆无,不知去向。庆山的父亲高四海和秋分都参加了那次暴动,庆山走后,他们十分想念这位亲人。子午镇的地主、村长田大瞎子的一只眼,就是在那次暴动中被打瞎的。眼下他正为从北平某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回家的儿子田耀武谋得区上的好差使。他知道要组织民团就需要枪,因而派他家的小长工芒种去山里打听枪弹的行情。芒种在山里遇上了抗日的红军战士,并得知高庆山即将回乡的消息。他回到镇上,立刻把这消息告诉了秋分,秋分、高四海和春儿都非常高兴。这时,子午镇有个大贼高疤,趁国民党中央军南逃的当儿,自己拉来一些人当了团长,并娶了蒋家的俗儿为妻。

号召团结

一天,他看到街上贴出一张布告,号召百姓们团结起来,组织武装,抗击日寇,出布告的是人民自卫军司令部。他很不高兴,就派人到高阳去探听消息,这才知道共产党的吕正操司令员正在改编各地的杂牌军。他怕被改编后不得自由,显得惶恐不安。放荡的俗儿让他找秋分一起去高阳寻高庆山想法解决。结果,他们没找到庆山,却找到了当年暴动时庆山的伙伴、学生出身的共产党员高翔和田瞎子的儿媳李佩钟。

人民自卫军第七支队

第二天,他们一同回到了子午镇,这时高庆山也不约而同地回到了久别10年的家乡。高翔、高庆山等按党的指示,担起在滹沱河两岸组织抗日武装和抗日政权的重担。他们首先改编了骚扰民众的杂牌军,改编了高疤率领的队伍,成立了人民自卫军第七支队,高庆山为支队长,高翔为政委,宣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坚持敌后游击战争。这时,春儿支持与她相爱的芒种参加人民自卫军,并从自家炕洞里拿出枪,让芒种背上去投高庆山。

整编结束后,第七支队队部设在县公安局大院。高翔不久离开七支队回高阳去了,这里的抗日武装实际上就由高庆山指挥,由李佩钟加以协助。李佩钟念过师范,被封建家庭所迫,嫁给了田耀武,她内心极痛苦,于是就投身革命,眼下主要抓抗日动员会工作。革命积极性很高的春儿,协助李佩钟组织了妇女救国会,并在子午镇召集全村妇女,由李佩钟号召妇女们赶做军鞋、军袜,支援前线。她让春儿说话,春儿红着脸不肯说,“脸皮厚”的俗儿却站出来表态,并被选为妇救会主任。

妇女自卫队

有一天,俗儿与春儿到田大瞎子家派做军鞋,他却坚决拒绝,并放出恶狗咬人,吓得俗儿不敢再去,可是春儿却勇敢地闯进田家大门,但却被田大瞎于推倒在地。长工老温欲救春儿,竟然被田大瞎子踢伤。春儿理直气壮地向县政府控告田大瞎子,已经升为县政府指导员的李佩钟不顾私情,根据事实,惩罚了有恃无恐的公公,罚他加倍做鞋,并向春儿和老温赔礼,承担一切医疗费及营养品的费用。她的决定深得民心,自己也感到高兴。就在这当儿,高庆山又让李佩钟去动员百姓破路和准备拆城墙,以便阻挡日军的坦克与汽车。李佩钟亲自画图并领导百姓把道路挖成深沟。这时子午镇成立了由春儿领队的妇女自卫队,她们手持刀枪要打击日寇,保卫家乡和自己,春儿真正成了抗日的先锋战士。由于打了胜仗,人民自卫军总部移到了子午镇,春儿竟看到了吕正操司令员并和他说了话,她很高兴。

春儿机智辟谣

春节过后,各村都准备起拆城墙的工作,但是李佩钟的父亲李菊人却代表城关的绅商要求县长收回拆墙令,遭到县长李佩钟的拒绝。李佩钟还根据破坏拆墙工作的罪行,逮捕惩处了李菊人等,使拆墙工作顺利完成。这时田耀武领着部分国民党中央军也来到子午镇,同人民自卫军的代表高翔和高庆山谈判。高翔和高庆山要求田耀武不要搞内战和摩擦,而要共同抗日。可是田耀武却暗中跑到俗儿家,游说高疤拉队伍脱离人民自卫军,破坏抗日,李佩钟同他离了婚。不久,和日军打起仗来,春儿、高四海、芒种等人都积极参加战斗,并很快结束了战斗,但北边高疤领导的一团人因为不按命令打仗,所以损失很大,高庆山赶忙派兵切断敌人的炮火封锁。已成为共产党员的芒种在战斗中负了伤,被送到春儿家养伤。战斗结束后,高疤受到高庆山的批评,一气之下投向中央军,叛变了人民自卫军。田大瞎子也在日寇猖獗进攻之时,放肆地破坏抗日活动,指使俗儿把一个私生子偷放到春儿家的柴堆里,妄图造谣,败坏春儿的名声。春儿机智地辟了谣,打击了敌人的阴谋,教育了广大妇女。

一天晚上,田耀武在高疤的帮助下,冒充八路军包围了村庄,扬言要攻下抗日县政府。李佩钟得到春儿和芒种的报告后,未及转移就被田耀武击伤,后来光荣牺牲。日军也在当天下午占领了县城。春儿响应党的号召,组织民兵成功地保卫了村民的麦收。由于她对党忠诚,出色地完成各项工作,因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与芒种还分别到民运学院和军事院校学习,毕业后,芒种回部队当了指导员,春儿因成绩好被留校担任下一期学生的小队长。武汉失守后,冀中敌情严重,学院转移。春儿受命冲破敌人的封锁线,到滹沱河沿岸慰问由贺龙率领的一二0师。她和芒种未及多谈就分手了,芒种上了前线,春儿又回后方收公粮。田大瞎子因为赖租,被区政府逮捕,又因罪恶累累,被从严法办。俗儿潜回家乡干了坏事,被区政府处决了。冀中军民克服种种困难,按时交纳公粮。子午镇和五龙堂的运粮车队,在春儿和高四海的领导下,向着边区的大山里前进着,并将投入更艰巨的斗争。